军工专家如何被策反为间谍 向境外提供情报 一次5000美元

大河网|2018-04-13

河南

张建国的境外照片

张建国的境外照片

□大河报 记者邵可强田育臣文赵龙翱摄影

A

军工专家职场不顺被国外间谍盯上

张建国如今才醒悟过来,“这是一个提前设好的局,从踏入M国的那一刻起,就被外国的情报人员盯上,下了套。”

张建国为何会被境外情报人员盯上?郑州市国家安全局王副局长介绍,张建国研究的技术在军工领域应用广泛,可用于现有“杀手锏”武器装备以及未来武器研究等军事领域。

而我国军工领域该技术的研发,代表了国际最尖端、最前沿的技术,也是世界各军事大国争夺的制高点,更是境外情报人员试图渗透的重要领域之一。“该技术一旦被外国窃取,不仅意味着中国该领域的军事科研人员数十年的努力将付诸东流,而且会危及中国的国防安全。”

M国间谍如何会选中张建国?王副局长表示,这与张建国不善于与人沟通的性格以及职场不顺的人生境遇有关。M国情报机关恰好利用了他的这些弱点。

张建国的审讯笔录显示,他在研究所工作时,职业生涯非常不顺,“最早是个项目组组长,之后变成了副组长,再后来就成了一般研究人员。”在家中,长期以来张建国与家庭成员之间的沟通也不够顺。

“我这个人,一直都不懂得拒绝别人。”张建国供述,他在出国访学时,由于个人的性格特点,不懂得拒绝别人,才给了境外间谍情报机关可乘之机。

事实上,张建国从打算出国的那一刻,已进入了M国间谍情报机关的视线。当张建国离开中国刚踏入M国边境,便被M国工作人员进行长达1个小时的单独检查。

王副局长称,境外间谍情报机关对准备策反的目标人员,会提前利用各种渠道搜集、掌握相关信息,张的自身弱点已被境外间谍情报机关作了深度分析和研究。

M国情报人员对张秘密策反的每一个步骤,都是在此基础上进行的。

B

访学时出入私人庄园,被请君入瓮

张建国是如何接触到M国间谍的?这,要从M国的一个专家说起。

张建国作为军工某研究领域的科研人员,平时会到国外参加一些国际性的学术会议,在此期间,他认识了自己所在科研领域的权威专家黑尔博士。

2011年,他偶然获得一次到M国做访问学者的机会。但奇怪的是,他半年时间接连申请了M国五六所大学,均遭到对方的拒绝。当他陷入绝望时,突然想到了黑尔。对访学的事,黑尔十分爽快地应承下来,并顺利帮他申请到赴M国一所知名大学访学的机会。

境外间谍组织是如何一步步给张建国设下圈套的?

郑州市国家安全局侦察员介绍,2012年2月,张建国在M国做访问学者时,受邀参加在该国举行的国际学术论文评审会,在此期间,经黑尔介绍,张建国结识了一名自称是M国海军研究局的科研人员杰克。在整个评审会期间,杰克作为张建国与其他评审专家的司机,经常到处游玩。

杰克其实是M国间谍情报机关的专业人员,能准确把握张建国的心理需求和个性特点,主动迎合对方喜好,建立良好私人关系,引其上钩。

据张建国供述,杰克第一次与他见面时,开了一辆7座豪华越野车,并主动邀请他到一座私人庄园吃饭。“当时,用马车把我接入庄园,专门给我提供了一套银制餐具就餐,这种待遇在国内根本享受不到”。

在与张建国的聊天中,杰克详细咨询了张建国在国内以及家里的情况。“我们一家三口,他知道我非常宠爱女儿,又给我女儿买了一个苹果MP3播放器。”

张建国介绍,在访学期间,杰克几乎每个月都会和他见一次,经常带他到各地游玩,还赠送他1部苹果手机和1部iPad,以及书籍、音乐光盘等礼物。

C

提供专业问题咨询最多每次获1200美元

据张建国供述,他在国外十分节俭,为了弥补生活开支,一直想找个兼职。

一天,杰克突然告诉张建国,希望向他咨询一些专业问题。“M国大学教授的咨询费一般是每次300美元,杰克第一次咨询付给我400美元,之后每次的咨询费都会增加,最高涨到了每次1200美元”,这让张建国十分心动。

“当时被钱冲昏了头脑,考虑到人在国外也没人知道。”张建国讲述,杰克所咨询的问题,主要涉及他的简历及家庭情况,所工作的研究所情况,所在领域行业协会人员及其科研水平,与张建国有业务来往的其他军工科研人员的情况,以及国内军工项目申请程序等。8个月的时间,杰克一共向他咨询了10次。

在接触中,张建国向杰克提到,女儿在郑州一所重点中学上学,将来打算让女儿到M国读大学,却又担心女儿成绩达不到要求。

这时,杰克便借机向张建国介绍一个名叫凯文的朋友,称这个人很有能耐,可以帮他女儿到M国读书,还能帮他拿到M国绿卡。

2012年10月,结束在M国做访问学者,即将回国的前一个月,张建国与凯文在一个宾馆里单独见了面。凯文第一句话就说,“我在为M国间谍情报机关工作,你愿意与我合作吗?”

那一瞬,张建国“脑子里蒙了,心里十分紧张,愣了半天,说不出话来”。但张建国想到女儿的前程,他犹豫了。

张建国回过神说,“要回去认真考虑一下,有结果会和你联系”。之后,二人的首次见面便匆忙结束。

D

为女儿留学找门路,回国两年搜集军工情报

之后的几天中,杰克主动找到张建国。“我见到杰克时,我心里是十分怨他的——为啥给我介绍凯文这样的人?但杰克说他自己并不知情。”张建国在看守所中回忆,那一次,杰克很热心地帮他分析利弊,劝他一定慎重考虑。但杰克称,女儿若想到M国上学,凯文是个捷径。

“杰克说,一个男人一定要敢于担起家庭的责任。”张建国戴着手铐哽咽着说,当时,他的心里只想着女儿的前程,临别时,自己最终答应杰克,“让我和凯文再谈谈”。

第二天,张建国与凯文在一指定的宾馆第二次见面。凯文从包里取出一摞资料,拿着一张中国某型号在装武器的照片,向他询问该武器的技术参数及其装备数量等详细情报。凯文向张建国承诺,已给他开设一个内部账户,存入3000美元。今后,只要在国外完成一次见面,该账户可增加5000美元。

张建国回国前,凯文要求他继续执行搜情任务,特别留意岗位周边的有用情报,但一定不能用笔来记,也不能在电子设备上留下记录,只能用眼睛、耳朵和大脑去记。二人唯一的联络方式是在中国境外见面,凯文向张建国提供了境外联系、接头方式。

据郑州市国家安全局调查,2012年11月,张建国回国后,多次利用工作之便,到国内军工科研单位参观交流,搜集大量军工涉密实验、重点项目等情报信息。

(注:文中的人名均为化名)

推荐阅读